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四百六十七章 悔过堂免费阅读

第四百六十七章 悔过堂
    转载请注明出处:..>..

    石十四把这个疑问告诉了眼前的这些人。

    “忠臣名将?”荀阳听了哈哈大笑,“像我们这些没有人性的恶徒,竟然还成了世之典范。这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难道不是吗?”石十四好奇道。

    “石小哥,老王没有告诉你,我们这个地方的名字吗?”法御问道。

    “没有。”石十四摇了摇头。

    “我还没有来得及像他说明呢!”王木连忙介绍道,“十四,这里名叫悔过堂,是他们这些自认为前世有罪孽的人,悔过的地方。”

    “‘悔过堂’,前世的罪孽?”这下石十四忽然明白了什么,“难道说,这‘悔过堂’里面都是犯下吃人罪孽的人吗?”

    “没错,石小哥你说对了。我和老荀,还有其他人,都是那有违人伦,禽兽不如的恶徒啊!”法御哀叹一声。

    此时石十四脑中浮现出了这样的画面。

    睢阳城内,战火连天。张巡和南霁云带着仅存的士兵们,和叛军战至了最后一刻。他们如血肉之躯,铸成了大唐帝国最为坚实的“防火墙”。

    但是在英雄的背后,却是埋藏着森森白骨。

    这些人并不是死在敌人的杀戮之中,而是死在了自己子弟兵手中。

    从张巡斩杀自己爱妾做出表率之后,睢阳城瞬间变成了一个人间地狱。

    外无援兵,内无粮草的情况下,为了守住大唐最后的希望与荣耀,石十四眼前的这个男人,做出了禽兽不如的决定:吃人。

    睢阳城仅剩下的三万老百姓,特别是老弱妇孺,最终却成为了睢阳守军的口粮。

    同样,明末的史可法在面对清军铁蹄之时,也最终和张巡殊途同归。扬州城易子相食,最终也是被屠戮殆尽。

    “我的罪孽和荀兄相比也是不遑多让啊!”法御叹了一口气。

    现在石十四也终于明白这里为什么叫悔过堂了。

    诚然,这些转世的渡尘者,都是在华夏史书上被奉为民族英雄之人。就算是他们吃人的污点,也可以用“物竞天择”去粉饰。

    战事粮食紧张时,首先肯定要保证有战斗力人员的供应,其余只能听凭天命。

    这是国内外战争史上一直遵循的法则。

    都史书的人往往会被他们光辉的形象所笼罩,主动忽略他们的污点。

    但是能够骗得了别人,他们这些渡尘者终究骗不了自己。

    “实际上在我觉醒后的那一天,我的生活就彻底被毁了。”荀阳的脸上满是痛苦之色,“那个时候我每天晚上都做噩梦,满脑子都是她的身影。她没有任何罪孽,只是为了我这个沽名钓誉之徒,白白牺牲了性命。”

    “荀兄,我又何尝不是?那个时候我杀死她的时候,也是毫不犹豫。但是现在想来,我和那些鞑子又有何区别。”和荀阳同病相怜的法御也是说道,“是我的执拗葬送了一城的百姓。我觉醒后,细细品读这段历史,说我是千古罪人,一点也不为过。”

    看着这些悲戚戚的男人们,石十四也是唏嘘不已。

    “这些都是在前世犯下吃人罪孽的人。由于心中无法承受强烈的负罪感,在觉醒后曾经也抱着轻声的念头。”王木解释道,“后来,总工会那里让我想办法,最后我只能把他们几个都聚集在这里了。”

    “聚集在这里做什么?”石十四好奇道。

    “类似于西方的心理疾病分享,众人将自身的过往分享给他人,这样能够缓解自身的痛苦。”王木说道。

    “没错,在米国确实存在着这种类似于访谈的心理治疗方法。”特斯拉也在精神之海里面说道。

    “不同于宗教信仰,我们大家一起在这里静思己过,这样会让我们大家的心灵得到些许慰籍。”荀阳解释道。

    “这些人就像苦行僧一样,平常都是从事重体力的劳动,而晚上或者是休息时间,到这里悔过。虽然我百般劝说,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人竟然都坚持了下来。”王木说道。

    “原来两世为人,并不一定是一件好事。”石十四也是一阵唏嘘。

    “好在,我们现在也是恢复得差不多了。至少还能平静地过完后半生。”荀阳说道,“对了,言归正传,两位今天找过来,应该还有什么其他事情吧!”

    “老荀你说得很对,这回还真需要你们‘悔过堂’帮忙了。”王木说道,“我想知道,你们‘悔过堂’除了现在这些人之外,还有其他人吗?”

    “没有了,‘悔过堂’现役的人都在这里了。”法御说道。

    “现役?”

    “之前确实有几个‘悔过堂’的人,但是后面由于某些原因,离开了我们‘悔过堂’。”

    “某些原因?”石十四纳闷道。

    “就是理念不同,俗话说:‘道不同不相为谋。’我看出那些人本来就不是真心悔过的,所以将他们除名了。”

    “这几个渡尘者是什么来头?前世也都是有吃人的劣迹吗?”石十四好奇地问道。

    荀阳点点头道:“唐朝的那个迦楼罗王,你应该很熟悉吧!今世他的名字叫加洛。”

    “荀先生说得是唐朝的朱粲吧!”石十四皱眉道,“这个为人残暴,自称楚帝的恶徒,就连自己的妃子都不放过。这种人也加入过你们‘悔过堂’?如此食人狂魔,你们竟然会接纳他?”

    “食人狂魔,我们几个比起他来也是半斤八两。只要他真心悔过,我们又何必五十步笑百步呢?”法御的话也是令石十四哑口无言。

    “只有他一个吗?”王木问道。

    “还有一个,今世的名字叫马谋,前世是隋朝将领麻叔谋。”

    “麻叔谋?就是以蒸小儿出名的恶魔吗?没想到这种人竟然也成为了渡尘者。”石十四十分鄙视地说道,“后来他们去了什么地方。”

    “这我们就不得而知了。”荀阳说道,“这两个家伙和我们不是一类人,他们似乎无法抑制对于人肉的*。后来退出‘悔过堂’之后,就不知所踪了。”

    “看起来这犯罪嫌疑人可能就是二者其中之一。”石十四说道。

    “犯罪嫌疑人?两位,能否告诉我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法御好奇地问道。

    于是石十四就把近期发生在沂海市的案件,一五一十地将给“悔过堂”的诸位听。

    “特别是昨天在市南区发生的凶杀案。那个受害者大腿肉被人剔得一干二净,场面惨不忍睹。”石十四说道。

    “太过分了!”荀阳忍不住拍案而起,“今日太平盛世,竟然还有如此令人发指的恶魔。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荀兄,息怒,息怒!”一旁的云中武连忙拍着荀阳的背道。

    法御听完阴沉着脸,半晌他说道:“‘悔过堂’的各位听令!”

    “请法堂主吩咐!”其他的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现在竟然有人破坏我们‘悔过堂’的名声!我们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再在今时今日发生。所以我们一定要将那两个恶徒给带回来。”法御的声音不高,但是却是极其震撼。

    “法先生,是不是有些武断,要知道现在我们也只是假设?”石十四好奇地问道。

    “无论是不是他们,这两个家伙必定有重大嫌疑。为了保证这两个家伙不在为祸人间,我们一定鼎立协助你们。”法御认真地说道。

    “无论如何,多谢二位了。”石十四拱手道,“不过能否将他们二人的相关资料提供给我们呢?”

    “没问题!”法御一边说着,一边对身后的曲明说道,“曲兄,能否劳烦你带老王他们去档案室。”

    “愿意为您效劳。”曲明一口答应。

    “档案室?”

    “‘悔过堂’人员的历史资料都在里面。请随我来!”曲明说着,也是带着王木和石十四往大厅里边的一扇小门走去。

    这间小房间虽说叫档案室,但实际上是一个杂物间改建的。虽然这“悔过堂”的规模不大,但是这个小房间倒是堆砌着不少资料。

    “曲先生,你们‘悔过堂’成立多久了?”石十四好奇地问道。

    “差不多有几十年了吧!”曲明随口道。

    “几十年?有这么久吗?”石十四有些吃惊。

    “实际上一开始‘悔过堂’的成员并不是我们这些食人族。”曲明解释道,“都是一些前世收到战争*,或者是犯过战争罪的人。比方说创建‘悔过堂’的是前秦著名的丞相王猛。”

    “什么?王猛?怎么会是他呢?”

    “王猛在创立‘悔过堂’之初,也是对自己当年帮助异族攻伐自己汉族的事情十分介怀。所以他觉醒之后,就创立了‘悔过堂’。”

    “不对呀!这王猛在世的时候,可没有让苻坚进攻东晋啊!”

    “话虽如此。但是王猛在转世之后,读到淝水之战这段历史之时,心中也是懊悔不已。”

    “他懊悔什么?”

    “他说了‘三悔’。”

    “‘三悔’?哪三悔?”

    “有生之年,不助本族是一悔;有才之年,强秦而弱汉是二悔;身后之日,无力阻*之战,是三悔。他曾说过,如果他能够预见自己成为‘五胡乱华’的帮凶,当年他就不应该成为前秦的宰相。”

    “这景略先生对自己似乎有些苛刻啊!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而且他也没有办法预见这身后之事啊!”石十四也是感慨道。

    “所以因为有这‘三悔’,王猛成立了‘悔过堂’,也让我们这些罪孽深重的家伙在今世有了好的归宿。”那曲明一边说着,一边也是从书架上拿下一本名册。

    他打开看了看,也是递到了石十四和王木的面前。

    “两位,你们要的资料就在这里,请仔细查看一下。”

    “多谢了!”接过名册,石十四也是连忙看了起来。

    “加洛,加入‘悔过堂’年龄为23岁,离开时,26岁。原职业:一级厨师,两星渡尘者.......”

    “这朱桀的职业是厨师,那他后来加入了哪里?”石十四问道。

    ()

    :.sytxt.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