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五百〇五章 灌汤之鱼免费阅读

第五百〇五章 灌汤之鱼
    颜左关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尔双双口中的那两个人,今世的名字叫“任劳”、“任怨”,估计是受了温大侠的影响,才起这个名字的。他们的前世也不一般。二人是唐朝佞臣来俊臣的两个帮手,最擅长审讯。不过成为渡尘者之后,也是受到感召改邪归正,不在用当时的那些恶毒手段了。

    用他们的话来说,现代社会用的自然是高层次的心理战。于是乎,二人的审讯成果也是相当不错,每次都能够从犯罪嫌疑人口中套出想要的

    而这一次,他们却碰到了硬茬。

    那个马谋被抓来之后,就三缄其口。无论他们用出何种手段,都没有办法让他招供出犯罪事实和其他有用的线索。

    眼看自己多年积攒下来的名声尽毁,这两位审讯专家也是心急如焚。

    谁知今天不知为何,一直不肯交待事实的马谋突然开口了。二人也是忙不迭地让其招供。

    只是当他们听到马谋的话,脸色也是大变。

    “你说的可是真的?”任劳看着马谋道。他想从马谋的微表情判断这个家伙到底有没有说假话。

    “信不信由你们!”马谋一副轻蔑的表情。

    “你知道你指控的人是谁吗?”任怨大怒。

    “我知道。但是我说出的只是事实而已。”

    “你以为我们会相信一个吃人魔鬼的话吗?”

    “华夏历史,吃人也不是从我这里开始的,也不会在我这里终止。我良心发现,告诉你们罪魁祸首,你们竟然还不相信。”

    “我已经把你的口供都写下来了,你确认好后,就在这里签字。”

    最后任劳任怨无奈,也只能将供词让马谋画押确认。

    而此时,木于子正好带着尔双双正好推门进来。

    “木队长!”任劳任怨眼见木于子,也是连忙站起身来。虽然二人是隶属于总工会,但是木于子可是五星渡尘者,在工会的地位也是极高。所以任劳任怨对木于子还是十分恭敬。

    “这位是?”任劳眼尖,也是看到了木于子身后的尔双双。

    尔双双也不想废话,直接掏出了自己的五星徽章。

    任劳任怨见状,也是脸色微变,连忙恭敬地说道:“大人!”

    “好了,不必多言。我们两个想看犯罪嫌疑人的供词。”木于子道。

    “没问题,东西就在这里。”任怨二话不说,将供词递给了二人。

    木于子和尔双双定睛一看,两个人也是和任劳任怨一样,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半晌,尔双双突然走到马谋面前,用眼刀狠狠地射向他。

    “你这个家伙说得是真的吗?”

    “为什么每个人都质疑我的话?”马谋笑道,“原来是‘两脚羊’,我还真想常常你这极品的味道呢!”

    谁知马谋话没有说完,他的咽喉就被木于子掐住,整个人也被提了起来。

    “你这个家伙再敢说一遍!”木于子大怒。他右手稍稍加力,那边马谋只感觉整个人都快要窒息了。

    不一会儿功夫,马谋的脸就憋成了紫红色。

    “好了,快点放下他吧!”尔双双劝道。

    木于子这才松手,马谋整个人一下子倒在地上。

    他摸着自己的咽喉,不断地喘着粗气,一众劫后余生的感觉,令他贪婪地呼吸这空气。

    “我再问你一遍,你的供词到底有没有造假?”尔双双郑重地问道。

    “你问我一百遍,我都会告诉你没有!”

    “那好,一旦让我查出你骗人的哈,你小心你自己的脑袋。”尔双双说完,一记侧踢把马谋整个人给踹飞了出去。

    紧接着尔双双也不顾马谋在那边哭爹喊娘,在任劳任怨惊愕的眼神中走出了审讯室。

    而木于子也是紧随其后,准备出门。

    “木队长,现在怎么办?要实施抓捕吗?”任劳也是连忙将其拦住。

    “对于他这样的人物,没有总工会的授权,我没有权力抓捕。你们还是先上报工会吧!”木于子说完,也是立刻冲出了审讯室。

    任劳任怨面面相觑,最后也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

    沂海市西部最为繁华的一条街上,一家豪华的饭店前,已经是被围得水泄不通了。

    食们是里三层外三层排着长队,很多人已经等了差不多一两个小时了。

    就在此时,一辆红旗轿车缓缓在门前停了下来。石十四慢慢走下车,看了看饭店上的招牌。

    “精炙鱼馆,应该就是这里了!”石十四自言自语道。

    谁知他话还没有说完,几个多事的食已经用同情的眼神看着他了。

    一个上了岁数的老食询问道:“小伙子,你也是来这里吃‘灌汤之鱼’的吧?”

    “灌汤之鱼?哦,没错!”石十四也是迅速反应了过来。

    这“灌汤之鱼”就是春秋时期,专诸刺杀吴王僚时,用于藏鱼肠剑的那道致命的美食。这也是专诸和太和公学艺后,所烹饪的让人无法拒绝的美食。没想到,现在转世的二人竟然以此开了一家如此受欢迎的餐厅,实在让人意想不到。

    “小伙子,看起来你是第一次来啊!”那老食笑道,“有预约吗?”

    “没有,怎么了?”

    “没有预约?那你还想吃到‘灌汤之鱼’?”老食哈哈大笑。

    “顶多排队咯?”石十四随口道。

    “排队?不好意思,这里排队的都是事先预约过的人。”

    “什么?这里这么受欢迎吗?”

    “那是当然咯,我也不知道这餐厅老板到底使了什么手段,他们的招牌‘灌汤鱼’实在太好吃了。几天不吃的话,甚是想念呢?只可惜,小哥你是无福消受啊!”

    “说了这么多,老先生你有什么意图?”石十四可是个人精,自然听出了这老食的弦外之音。

    “小哥果然聪明,看到我现在排的位置了吧!”

    “老先生所在位置前面大概有30-40人左右吧!”

    “这个位置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什么?”

    “这家‘精炙鱼馆’大概有30几桌,所以我现在这个位置可以第一批享用美食。而后面的,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老先生是不是要出让你的位置给我?”

    “没错,不知道小哥要不要呢?”

    “原来是这样啊!”这下石小哥瞬间明白了。

    闹了半天这老食竟然是一个黄牛。

    “这年头,怎么队伍都会有黄牛的身影呢?医院排队有黄牛,演唱会、游乐园有黄牛。没想到就连这饭店门口,竟然还有排队的黄牛。”石十四忍不住吐槽道。

    “没想到现在这个社会,还有这样的无本生意,我要好好记下来啊!”沈万三也是连忙接口。

    说实话,石十四对于这种事情,还真没有什么兴趣。

    “这位小哥,我这个位置你到底要不要啊!”眼见石十四有些发呆,那老食不耐烦地催促道。

    “那转让费用是多少?”石十四好奇地问道。

    “这个吗?”那老者竖起了一根手指头。

    “一百块,你也太黑了吧!”石十四忍不住说道。

    “谁和你说是一百了!是一千好不好!”那老者生气地说道。

    “要一千?只不过是一个排队吃饭的位子,你好意思收一千?”

    “小伙子,看起来你不太了解这里的行情啊!我这一千,只不过是在30位的价格而已。如果前十位的话,可是要两千咯?”

    “顶多预约久一点而已,会有人愿意出这个钱吗?”

    “不好意思,你可以试着预约看。”

    石十四也是掏出手机,打开美食app。

    这“精炙鱼馆”也和其他人气餐厅一样,可以进行在线预约。

    可是当石十四点击进去之后,突然发现,里面的今日预约额度早就满了。他在预约其他日期发现,最早的日期也是在几个月之后。

    “怎么样?看到了吧!如果你不愿意出转让费,那就请你到夏天的时候再来品尝吧!”老者十分得意地说道。

    “这些都是你们恶意抢占的吗?”

    “什么叫恶意抢占?我们也都是喜欢吃这‘灌汤之鱼’的食而已。”老者不露声色地说道,“只不过我们由于吃得多了,和里面的老板交好,这才有内部预约号而已。”

    “呵呵,这市场还都是被这些黄牛给弄乱的。就连一个小小的预约号,也会被哄抬成这么高的价格。”石十四心中也是忍不住骂道。

    “好了,这位小哥,我也不跟你废话了。今天算交个朋友,打个八折800块钱,我就把位置让给你。怎么样?”

    “我想,我应该不需要。”

    “什么?”老食顿时换上了一副不悦的面孔,“我费了半天口舌,你竟然还不要。哼,你不要的话,要的人也是大有人在。”

    老食话音刚落,就有几个家伙围过来说道:“老先生,这个小哥不要,我们要。”

    “老先生,你把位置给我,我出900,哦不,我出1000。”

    “那我出1200!”

    于是现场竟然直接上演了一出,关于位置的拍卖会。很快这个位置的转让费竟然到了1800块。

    不过石十四冷眼旁观,看得出这里面应该都是这个老食的托儿而已。

    要知道,现在这个时代,这个城市之中,这样的戏码每天都在上演。很可能这一圈的围观食都是黄牛,总会有几个思想单纯的人上当。

    果不其然,一个看似腰缠万贯的家伙忍不住*,直接掏出了2000元,拿到了老食的位置。

    老食拿好钱,也是喜滋滋的离开了下场。可见刚才对于什么“灌汤之鱼”的喜爱,可能只不过是为了赚这一票的说辞而已。

    看到这种情况,石十四对于这“灌汤之鱼”的兴趣也是大减。

    “哈哈,你这个家伙真是浪费机会,你今天是没有机会吃到‘灌汤之鱼’了!”那个用高价买下老食位置的男人,朝着石十四炫耀道。

    “大该是吧!”石十四显得不以为然。

    而就在此时,那“精炙鱼馆”的大门提前打开了,一个侍者从里面缓缓走了出来。

    “请问,您是石十四,石先生吗?”那个侍者走到石十四面前,恭敬地问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