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515章 老王茶馆42 老王的情人节3免费阅读

第515章 老王茶馆42 老王的情人节3
    :..>..

    不一会儿功夫,石十四和王木已经回到了老王茶馆。

    原本每天灯火辉煌的茶馆,此刻显得极其安静。实在是和现在情人节的气氛有些不搭。

    “好了,我们添酒回灯重开宴吧!”王木显得兴致盎然。

    “老王,话说只有我们两个,还开什么宴啊!整两包花生米得了!”石十四却是显得兴致不高,他还沉浸在失去林翘的惆怅中。

    “都是千年的渡尘者,你能不能有点专业素养啊!”王木白了石十四一眼,也是匆匆走进了茶馆。

    不一会儿功夫,两人已经收拾出了一张小桌。

    石十四拿出了一瓶陈绍;王木拿来一小碟花生,还点了一根蜡烛放在桌子当中。

    “怎么样,有气氛吧!”王木笑着说道。

    “老王啊!我们两个人大男人就不用了吧!”石十四皱了皱眉头,“你可不要吝啬那点电费好不好。”

    石十四说完转身就准备去开电灯,却被王木阻止了。

    “反正就我们两个,双双他们也不在,就不用了吧!而且这种昏暗的烛火下,十分适合讲今天的故事。”

    王木神秘一笑令石十四也是背脊发凉。

    “你该不会给我讲鬼故事吧?”

    “我的爱情故事,到你嘴里怎么变成鬼故事啦!”

    “谁叫你表情如此骇人?”

    “好了,你还是乖乖地做一个聆听者吧!”王木说着在石十四的杯子里,倒上了一杯黄酒。

    “我认识她的时候,按照现在的日历话,应该是1950年吧!那个时候,祖国也是刚刚解放。”

    “打住,打住!老王,你没有搞错吧!”石十四提出了异议,“我想请问您今年贵庚了?”

    “还有几年到五十。”

    “这就对了!1950年,你出生了吗?你这个故事漏洞很大啊!”

    “你能不能等我把话讲完再发表意见?”

    “好吧!好吧!那我就看你怎么把这个故事给圆回来。”石十四一边说着,也是将眼前的黄酒一饮而尽。

    “那是我第一次遇见她,我就被她深深吸引。”

    “她并不是那种第一眼的美女,但举手投足间所散发出来的艺术家的气质,令我流连忘返。深深陷了进去。”

    “很快我们坠入了爱河,那段时间可能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经历吧!”

    “这个老王,似乎今天受*了吧!怎么有些语无伦次的?”石十四内心泛起了嘀咕。

    “十四,你可不要打岔,我似乎知道这老王要讲什么了。”精神之海里面的特斯拉突然嘀咕道。

    “大科学家,你又知道些什么了?”石十四好奇地问道。

    “我只是猜测而已,既然要听故事的话,你还是耐心听下去吧!”特斯拉也卖了个关子。

    石十四的好奇心的不到满足,他也只能作罢。

    “我们一起学习,一起生活。很快就到了如胶似漆的地步。”王木又继续他的故事,“之后,我带着来到了沂海市,她也成为了我的妻子。我们一起度过了一段平淡的生活。”

    “这个城市处处有我们在一起的烙印。就像你今天所看到的‘爱甜路’一样,那里是我和她以前最喜欢逛的地方。甚至那里有一幅壁画还是我们的杰作。”

    “你们画的壁画?哪一幅啊?”

    “就是那幅比心的抽象画。”

    “是那一幅啊!”石十四也是大惊失色。

    因为要知道那幅画,虽然石十四只看了一眼,但是却让精神之海里面的达芬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虽然整体构图稍显稚嫩,但是从艺术表现力方面,以及作品想要表达的情感来看,无疑是上成之作。只要有名师的指点,假以时日,这个作者必能成大器。”达芬奇的评价无疑已经是很高了。

    “这是你和你妻子一起创作的作品吗?你什么时候有这么高的艺术造诣了?”

    “怎么看不起我啊!我深藏不露不行吗?”

    “别人我大概可能会相信,但是以我对你的了解,那幅杰作你怎么可能画得出来。”

    “好吧!我承认那些都是她画的。”

    “那你做了些什么贡献?”

    “哦,后面的签名是我写的。”

    石十四也是一阵无语,他看着王木的眼神也是充满着鄙夷。

    “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人好不好!我们现在是讲我的爱情故事,能不能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抱歉,抱歉,接下来我不插嘴了!”石十四连忙抱歉道。

    “实际上她有成为艺术家的天赋,但是自从她成为我的妻子后,她为我牺牲了很多。”

    “因为很快我们第一个孩子降生了。于是她不单单要忙着手头上的工作,还要照顾孩子,照顾这个家。由于我的工作关系,我基本不能尽到一个为人夫,为人父的责任。”

    “你那个时候究竟做什么重要工作的?”石十四忍不住问道。

    “沂海市生物化学研究所,你听到过吗?”

    “这似乎有点印象啊!”

    “好了不用装了,这个研究所早就已经撤销了。”王木一下子就拆穿了石十四的套话。

    “好吧!我确实对这个研究所一无所知。”

    “实际上在你出生前,这个研究所已经撤销了。我那个时候毕业的院校是中央农学院,研究的是植物病毒学。”

    “植物病毒学?”石十四也是吃了一惊。

    不过很快那特斯拉已经替石十四解释了一下:“所谓植物病毒,是植物之间传染的病毒。并不一定是有害的病毒。像那风车国的杂色郁金香就是由于碎色花病毒造成的。”

    “植物病毒学,这似乎是一个十分冷门的专业啊!”石十四说道。

    “没错!这确实很少有人愿意研究的学科。但是我却对它十分感兴趣。”

    “这似乎不像你的风格啊!”

    “因为她喜欢花。”王木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竟然多了几分感慨。

    “喜欢花?这是你研究的动力?”

    “没错,你知不知道,当时我们的祖国在植物病毒的研究上远远落后于西方先进国家。就算是一株简单的郁金香,在我国的环境中也是难以存活。所以那些欧洲的美丽花卉,是成为了可远观不可亵玩之物。”

    “我看到她总是看着书籍上的那些花卉插图出神。‘多么美的郁金香,如果有一天能够在祖国的大地上看到这繁花似锦,那该有多好啊!’她曾经发出如此的感叹。”

    “我说:‘小芳,总有一天我会实现你的梦想的。’”

    “‘那我期待着这么一天的来临。’她笑着回答。”

    “不过她也是一个植物生化科学家,她其实甚至以当时祖国的科研条件,要实现这个梦想,可谓是‘路漫漫其修远兮’。”

    “不过我没有放弃,为了小芳,也为了祖国的未来,于是我也是夜以继日地开始了自己的研究。”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我和研究所的同事们共同努力下,我们在植物病毒学领域内也是取得了极大的成就。”

    “当时我将一株利用植物病毒改良的新品种郁金香放在小芳面前的时候,她的眼神久久令人难忘。”

    说到这里,王木似乎回到了那个青葱的年代,他的眼神中也是慢慢的爱意。

    “老王啊!你讲故事能不能干脆点啊!”此时司徒允儿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允儿?”二人连忙回头,只见那司徒允儿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们身后。

    “怎么了有什么奇怪吗?”司徒允儿看到二人一脸疑惑的表情,说道。

    “话说,你不是和阿吉出去约会了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王木问道。

    “没办法,谁让那个家伙这么没用啊!”说起吉佳家,司徒允儿一副气不打一处来的样子。

    “这个家伙自己约我去游乐场玩,谁知道这个没用的家伙胆子这么小!”

    “原来文直带你去游乐场约会啊!”石十四点点头,“没想到这文直把妹倒是有一手,这个场所倒是很适合你们两个未成年人。”

    之后司徒允儿也是向他们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这个不太令人满意的约会。

    吉佳家兴冲冲地带司徒允儿去坐过山车。

    “哈哈,其实我早就想来坐一次了!”吉佳家兴致勃勃地说道,“允儿,你可千万不要害怕得尖叫哦!我会在你身边保护你的。”

    “这货在坐之前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谁知坐上过山车才知道,完全靠不住。他声嘶力竭的喊叫,差点把一车的人吓死。等下来的时候,双腿也是直打哆嗦,一点男人样子都没有。”司徒允儿生气地说道。

    “后来什么海盗船啊!鬼屋啊!摩天轮啊!这个家伙不是上吐下泻,就是晕厥过去。明明应该他照顾我的,最后反而是我照顾他了。真是令人难忘的约会啊!”司徒允儿忍不住吐槽道。

    “这文直也是不容易啊!能够陪你将那些*的游乐设施玩一遍,已经是超出我的想象了。”石十四说道。

    “只可惜我本来还指望着他晚上有什么其他活动,最后只能回来了。”司徒允儿一副哀怨的表情。看上去似乎吉佳家在追求的道路上,已经被她扣掉了不少分数。

    “可怜的文直啊!”石十四也是不禁为吉佳家惋惜。

    “咦,你们怎么都回来了?”此时尔双双也是推门而入。

    “双双,你怎么也回来了?”众人也是更为惊奇。

    “双双姐,怎么回事。难道是那个小鲜肉不懂得情调吗?”司徒允儿问道。

    “这个家伙可是混迹时尚圈的,怎么可能不懂得情调?只是实在是太没用了。”尔双双苦叹一声,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在和小鲜肉吃过晚饭以后,那个男生也是邀请尔双双去自己家里坐坐,其良苦用心也是不言而喻。

    不过尔双双自然也是做好了准备,于是半推半就地答应了。

    那个男生大喜过望,也是带着尔双双去了自己住的豪华公寓。

    可谁知走到半道上,突然跳出来两个劫匪,将尔双双他们给拦住了。

    “双双姐,不就是那两个小毛贼而已吗?”司徒允儿不解地问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