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518章 老王茶馆45 老王的情人节6免费阅读

第518章 老王茶馆45 老王的情人节6
    “好了,大家都愁眉苦脸做什么啊!”王木看到众人沉默的样子,也是又恢复到了往日吊儿郎当的做派,“你们几个也没有比我好到哪里去啊!大好的情人节,全都落得和单身狗一样啊!哈哈哈!”

    “老王,你这个人真的是!”众人也是哭笑不得。

    “好了,现在该拿出我珍藏的东西了。”王木说着,顺手从吧台里面拿出了一瓶红酒。

    “老王,这法兰西干红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好像应该不便宜吧!”看到美酒,尔双双的双眼也是顿时发亮光。

    “本来想等到下一次执行任务后,在庆功宴上喝的。不过现在看来必须得提前拿出来了。”

    “老王,这才对呢!”尔双双不等王木说完,已经将红酒顺了过来,“这个寂寞的夜晚,有了这美酒才能熬过这漫漫长夜呢!”

    “双双姐,你不是已经又和备胎群主联系过了吗?”司徒允儿好奇地问道。

    “允儿,这个时候就不要说这个了。”

    这两个小妮子又开始打闹了起来。

    看着重新恢复情绪的三人,石十四也是看了一眼一旁的王木。

    此刻他才发现,这个看似在“隔世缘”里可有可无,存在感很低的领导确实是高深莫测。

    “好了,大家都来尝尝吧!这可是花了我不少钱呢!”

    王木已经在高脚杯中倒好了美酒,那酒香也把几个渡尘者给勾了过来。

    不过推到司徒允儿面前的却是一杯酸奶。

    “为什么不给我葡萄酒啊!”司徒允儿*道。

    “你一个未成年人喝什么酒啊!”尔双双笑道,“我们可是正规公司,如果知道我们纵容未成年喝酒,可是要被查水表的啊!”

    “好像正规公司也不允许聘用童工吧!”石十四也是把吐槽默默藏在心里。

    美酒果然是治疗情伤的良药,酒过三巡,几个渡尘者似乎已经忘怀了今夜的不快。

    “对了老王,既然你觉醒以后。应该还有机会见到你那个‘小芳’吧!”尔双双突然来了一句。

    “这个......”王木欲言又止。

    “双双,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石十四连忙朝尔双双使了个眼色。

    因为这个时候再戳王木的伤疤,似乎有些不太人道。

    “怎么了?实际上治疗情殇的解决办法,就是直面自己的痛点。”尔双双一边说着,也是喝下了一杯酒,“这一点,姐可有发言权了。”

    看来尔双双也是有了几分醉意。

    “双双,说得不错。实际上我还真的去见过这个时代的‘小芳’。”王木淡淡道。

    “什么?”三个人也是吃惊得看着王木。

    “老王,我刚才只是开个玩笑,如果你不想说,可以不说。”尔双双连忙道。

    尔双双虽然平常大大咧咧,口无遮拦,但是关键时刻还是异常警醒。

    谁知王木却是大度地摆了摆手。“我之前说了,今天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既然有好酒的话,那下酒菜应该也要备齐。”

    于是,王木的话匣子又打开了。

    “实际上差不多三十年前,我觉醒后也是渐渐适应了这个社会。那个时候我只是‘隔世缘’的小职员,就像现在的你们一样。”

    “我一直兢兢业业执行着任务,但是心中总有些牵挂。到了那几天,我也是魂不守舍。”

    “当时的‘隔世缘’老板也是看出了我的心思。有一天,他将一张火车票递到了我的手上。”

    “‘领导,这是什么啊?’我好奇地问道。”

    “‘小王啊!前段时间你也太辛苦了,年轻人可不能一直忙于工作,要懂得适当调节一下。我看你大半年都没有休息过,这次的公费旅游名额,就让你去吧!’”

    “‘我吗?领导用不着,我可以的。还是让给有需要的同事吧!’”

    “‘小王,你先看一下这次旅游的目的地吧!’领导说完,把旅游的行程单递给了我。”

    “看到上面的目的地,我浑身也像触电一般。‘地球之耳’,这个魂牵梦绕的地方,竟然又出现了。”

    “于是这次我不再拒绝,而是遵从安排踏上了开往西北地区的火车。”

    “经过几昼夜的颠簸,我和大部队一起来到了那个地方。”

    “与上一世不同,这一世的我已经不是这里的主人。我只是一个旅行者,准备匆匆略过这个地方。”

    “团队中的渡尘者们都上了岁数,这也不奇怪。这个旅行团本来就是给老员工的福利。旅途中,我和一个快要退休的老先生成了莫逆。他的上一世是:是刘秀当年‘云台十八将’里的箕水豹,冯异。今世的他的名字叫马凉,在总工会的宣传部工作。”

    “在得知我是王莽转世之后,这个家伙不但没有半分敌意,由于差不多是一个时代的,反而和我十分亲近。”

    “用他的话来说,前尘往事,过眼云烟。上辈子我们马上对战,这一辈子我们对面痛饮。于是我就有了这样一个意外的挚友。”

    “随着距离目的地越来越近,我的心情也是变得沉重起来。”

    “这马老倒是一眼看出了我的心思,安慰道:‘小王,怎么了?难道说目的地中有前世挂念之人?’”

    “马老,那怎么可能呢?”我笑道,“那个地方可是大戈壁,我又不是那个地方的人。”

    “千年前,那里可是楼兰古国啊!”马老笑着说道,“小王,大家都是从那个时代来的,前一世的事情你该放的,应该放下。要知道身为渡尘者,要真正留存在这个世界上,可是要遵守一定的规则啊!”

    “马老放心,我已经觉醒这么多年了,这规矩我自然是知道的。”

    “虽然得到了前辈的提醒,但是我的心情并没有丝毫缓和。直至到达那个地方,看到那件东西,我的情感霎时间抑制不住了。”

    “老王,到底是什么东西啊?”石十四忍不住问道。

    “老王,我看你惆怅的时候经常把玩着自己的怀表,似乎里面藏着什么东西呢!”司徒允儿说道。

    “你是说这个嘛!”王木借着酒劲从怀里掏出了那块怀表。

    “老王,里面到底是什么啊!”尔双双问道。

    王木没有说话,只是默默打开了怀表,只见里面只有一张发黄的字条。

    三个人见状也是面面相觑,虽然百般好奇。但是一时之间谁都不敢去看个究竟。

    最后还是王木拿出那张神秘的纸条,缓缓展开放在众人面前。

    “这个是......”石十四自然是第一时间将那字条上的纸一览无余。

    “衷心的祝愿,有朝一日,路过此处的尊敬的同志们能在周围寻找我爱人的遗体和遗物,万分的感谢与期望。1990年9月22日。”

    这仅仅是一张简单不能再简单的留言条,但是王木看着这几行字,不一会儿功夫老花眼镜上就蒙上了一层雾气。

    就连一向冷若冰霜的尔双双,此刻的眼圈也是微微泛红。

    司徒允儿更是靠在她肩膀上泣不成声。

    石十四心中黯然,精神之海里面的记忆体们也是集体沉默。

    王木的记忆再次回到了二十年前。

    “各位游,这里是当年我们植物病毒学的先驱,牺牲的地方。”导游热情的讲解道。

    伫立在王木面前的赫然是一座纪念碑。

    “这是我的纪念碑?”王木的手甚至都有些颤抖。

    此刻一众渡尘者排着队,将手中的鲜花放在了纪念碑旁边。

    轮到王木的时候,他捧着鲜花,显得不知所措。他静静地站在纪念碑前,良久没有离开。

    有些渡尘者等得不耐烦了。

    一个性急的渡尘者忍不住说道:“你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谁知他话还没有出口,就被人捂住了嘴巴。

    他抬头一看,竟然是上了年纪的马凉。

    “马老,您这是?”众人大惑不解。

    “好了,我们大家都先离开吧!让小王一个人在这里静静。”

    “为什么,他究竟是谁啊!”

    “这块墓碑的主人。”

    “啊!”

    听了此话,渡尘者们识趣地走了开去。就连那个性急的渡尘者,也是歉意地朝王木的背影鞠了一躬。

    大漠的风沙吹起,去吹不走无限的哀伤。

    王木摸着这块戈壁上的丰碑,久久不能释怀。

    “我就是在那个地方,捡到小芳留给我的字条的。”王木一声叹息道,“没想到十年过去,小芳依旧没有忘记我......只可惜他们不知道,我已经回来了。”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意难忘!”石十四也忍不住吟道。

    “那后来你去找过他们吗?”司徒允儿问道,“虽然年龄有差距,但是......”

    “允儿,我想你应该知道渡尘者工会的规矩。”王木淡淡道。

    三人不说话了,都纷纷低下了头。

    “后来我知道她去了国外,我也拜托那里分公司的同事多多关照小芳和我的孩子们。”王木继续说道,“十多年前,工会还安排我以公司慰问人员的身份,参加了她的葬礼。”

    “老王!”三人也都抬头看了看他。

    “这种事情,工会也是愿意帮忙的。”王木一边说着,一边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了。在我眼中她一如既往的美丽动人。”

    一个小时以后,“隔世缘”公司的阳台上,只剩下王木和石十四两个人了。

    “双双和允儿怎么样了?”王木问道。

    “老王,你的故事威力太大。两个小妮子喝完酒以后,互相搀扶着回房了。”

    “女人到底还是多愁善感啊!”王木叹了口气。

    “老王,我问你,你是不是曾经希望过。小芳能够成为渡尘者,这样你们是不是又可以再续前缘了?”

    “十四,你这个想法很危险呢!”

    “怎么?”

    “这一世能够了结的缘分,不应该留到下一世。我们渡尘者已经是违反自然规律了,我希望将这一世的缘分珍藏在心底。在我走完这一世的时候,回首往事,能够作为我曾经在世上来过的证明,就已经足够了。”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