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电子书网提供颜左关七 《十世渡尘者》 第五百六十五章 不谋而合,内容摘要:尔双双也是和付越并肩而立,她看了看这个如同雕塑一般的料理者,十分挑衅地说道:“这次比赛,我一定要破了你的不败神话”付越冷冷地说道,“要知道所有和我对战的人,都说过同样的话尔双双也是乘机抱住陈实,认真地说道:“放心,我一定会全力以赴

第五百六十五章 不谋而合
    :..>..

    ,

    “陈老板,这是真的吗?你真的要把珍藏的菜刀借给我吗?我真的太高兴了。”现在的尔双双用喜极而泣来形容也不为过。

    尔双双也是乘机抱住陈实,认真地说道:“放心,我一定会全力以赴。什么匠石,我会让他变成一块烂石头的。”

    说完,尔双双也是自信满满地走进了竞技场。

    “陈老板,你可真厉害,一把刀子珍藏了这么久还不扔?估计一定是一把神兵利器吧!”石十四忍不住说道。

    “这个嘛!”陈实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这把刀实际上就是一把普通的刀罢了,没有任何神奇之处啊!而且上面已经有很多痕迹了,如果不是这次比赛,我可是准备将其束之高阁了。”

    “啊!那这双双姐拿那把刀还怎么赢啊!”司徒允儿也是一惊。

    “不,如果不是这把刀的话,双双反而才是一点胜算也没有。”石十四出言道。

    “那怎么会?”

    “这不是一场战斗比拼,而是料理比拼。允儿,你就耐心看着,这陈老板的刀一定会发挥它的作用的。”

    “那好,我就拭目以待吧!”

    与此同时,舞台之上,“悦华馆”的付越也早就等在了那里。

    自从转世觉醒加入了“悦华馆”之后,这位前世的雕塑大家,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代名厨。由于其神乎其技的刀工,在料理界,付越也算是如鱼得水。

    如果单纯比刀工的话,这付越可谓是“悦华馆”第一人。就连老大宓奇川也不是他的对手。

    “这场比赛交给阿越,一定是万无一失。我开始准备下一场比赛了。”宓奇川说完,竟然直接进入了冥想状态。

    而一旁休息区里面的石十四也是看到了这一幕。他心中也是暗道:“如此相信自己的同伴,看起来下一场一定会是一场恶战啊!”

    尔双双也是和付越并肩而立,她看了看这个如同雕塑一般的料理者,十分挑衅地说道:“这次比赛,我一定要破了你的不败神话。”

    “但愿吧!”付越冷冷地说道,“要知道所有和我对战的人,都说过同样的话。”

    “哼!”

    “好了,两位选手请保持安静。”钟琳琳清了清嗓子。

    尔双双和付越相视一眼,也不再说话。

    “接下来宣布第三场刀工对决的主题:国之重器。”

    “国之重器!”

    这个主题一公布,全场也是一片哗然。

    “先是‘国士无双’,第二场是‘以国为家’,第三场则是‘国之重器’。没想到这次冠军赛的主题每一个都是如此厚重啊!”冯斯基也是不禁感叹道。

    “这就是华夏美食协会,每次举办‘厨神大赛’能够吸引这么多观众的原因。”秦楚玉也是连忙补充道,“每一次对决,都能够彰显华夏渊远的美食文化。”

    “‘国之重器’,‘国之重器’。”尔双双握着陈实的菜刀,反复咀嚼着这两句话,脸上愁云密布。

    “糟了,这双双姐感觉想不出什么有建设性的东西啊!”司徒允儿十分担心地说道。

    “不要着急,我相信双双是有这个能力的!”陈实却是显得十分平静。

    与此同时,秦楚玉也是按照惯例,用力敲响了开场锣。

    “比赛开始!”

    尔双双正在绞尽脑汁,想着如何实现这“国之重器”。而另外一边的付越,竟然也没有动手。

    付越不但没有动手,竟然盘腿而坐,开始冥想了起来。

    “这两位厨师,还真有意思啊!”冯斯基也是忍不住说道,“两个人竟然不约而同地没有动手,难道是串通好了吗?”

    “确实很让人费解啊!照道理说,这比赛时间只有一个小时,两位选手不是应该抓紧时间吗?”秦楚玉问道。

    “呵呵,看起来秦小姐不太熟悉这付越大师的习惯啊!”冯斯基笑着说道。

    “付越大师的习惯,那可要有请冯老师替我们讲解一下了。”

    “这付越大师每次比赛的时候,都不会率先动手。都会保持这样一段时间的冥想状态。少则几分钟,多则十几分钟。”

    “这样啊!这究竟是为什么啊?”秦楚玉好奇地问道。

    “以前我也采访过付越大师。他曾经说过,刀工的修习不在于技,而在于心。所以每到比赛之时,他都会让自己先进入冥想状态,平复自己的心情。”

    “但是这样一来,比赛时间不是少了很多吗?”

    “刀工对决实际上不会占用太多的料理时间。一个特级料理者,用刀切生鱼片的时间,甚至只需几分钟。”

    “这样啊!那付越大师的战绩如何?”

    “呵呵,付越大师从出道到现在,十年间从无败绩。”

    “什么?”秦楚玉也是吃了一惊,“看来这不败神话,还真不是浪得虚名啊!”

    “但我很好奇的是,这双双大厨,怎么竟然也没有开始料理呢?”冯斯基好奇地说道。

    “我想,可能这双双大厨和付越大师有一样的想法吧!”

    此刻的尔双双也是伫立当场,虽然没有像付越一样进入面向状态。但是脸色冰冷的她,也是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境界。

    “不愧是双双姐,竟然把那些人都骗过了。”司徒允儿忍不住笑道。

    “我估计此刻,双双脑中应该在天人交战吧!”石十四也是暗笑道,“他们估计还真以为她也在冥想吧!”

    “不过这样一直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啊!”评委席上的汪雨也是抱怨道,“总不能让现场观众看这两位在那里坐禅吧!”

    “放心吧!这可是冠军赛,虽然那个尔双双我不清楚。但是付越,应该马上会动起来的。”袁牧也是说道。

    果然不出袁牧所料,他话音刚落,那边盘膝而坐的付越也是睁开了眼睛。

    而当他睁眼之时,却看到尔双双也没有开始动手,眉头不由得一皱。

    “没想到这个‘市南老馆’出来的暴装女子竟然也不简单,冥想的时间比我还长呢!”付越心中暗道,“看来,我这一次要用出看家本领了。”

    付越一边想着,也是慢慢走向食材库开始挑选比赛的食材了。殊不知,那边的尔双双可不是自己想要冥想的。

    不要看尔双双表面上冷静无比,实际心中已经是慌得一逼了。

    “可恶,那个*竟然开始动作了。我可是还没有想出来到底切什么呢!”尔双双心中大骇,“不行,我要快点想出来。否则的话,真的来不及了。我到底该切什么呢?”

    尔双双也是四下张望,突然一头被宰杀的羊羔引起了她的注意。

    “这个看起来着实不错,没办法你这头喜羊羊,我只能拿你开刀了。”

    想到这里,尔双双也是双脚一蹬,整个人就如同仙子一般,飘然而起。

    而那头被尔双双锁定的小羊羔被放在食材库的最顶端,足有两人多高。如此束之高阁,没有梯子的话,一般人根本拿不下来。

    可谁知尔双双的身法实在惊人,宛若施展梯云纵一般,转瞬间就看到她的身影出现在了食材库的最高处。

    “好厉害啊!这是在表演杂技吗?”现场的观众也是一阵惊呼。

    可是不等那些观众赞叹完,尔双双和那头小羊羔已经已经回到了料理区。

    “好快的身手啊!”就连评委席上也是传来了阵阵掌声。

    “切,这群墙头草。”这引起了“悦华馆”那边孙海洋的不满。

    虽然之前孙海洋被付越还得嘴唇红肿,不过关键时候,他倒是还十分关心这个料理伙伴的。

    “他们到底懂不懂啊!比赛的关键是刀工,是刀工,是刀工啊!”

    “好了,重要的事情,你也不用真的说三遍啊!”一旁的李月茹也是吐槽道,“放心,你见过阿越让我们失望过吗?”

    “从来没有。”孙海洋道,“不过这次的‘市南老馆’不知道为何,总给我一种惴惴不安的感觉。”

    “好了,你安心点吧!你看老大,还是那么淡定。”李月茹也是说道。

    孙海洋回过头,只见宓奇川还是盘膝冥想中。

    “不愧是老大,真的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啊!”孙海洋钦佩地说道。

    谁知,此时从宓奇川那边传来了一阵阵鼾声。

    孙海洋和李月茹也是差点眼镜碎了一地。

    “我想,我们老大应该是累了吧!小睡一会儿,还是可以理解的。”李月茹只能无奈地自我催眠。

    付越也开始行动了起来。不过虽然他没有什么轻功,但是搜寻食材的速度也是异常迅速。

    与尔双双的寻找方向背道而驰,付越却把重心放在了水中之物里面。

    只见他拿出一个大网,在一个大水池里面努力地捕捉什么东西。

    “那个似乎是螃蟹池啊!”成斌看着付越道。

    “螃蟹池,看起来这一次这个付越准备进行螃蟹料理啊!”艾克普说道,“这螃蟹可不是好料理的东西啊!”

    “的确如此,但是这对于付越,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难度。”纪英也是插嘴道。

    而就在评委们议论纷纷之时,那边的付越已经满载而归。

    只见他已经双手拖着一箩筐的青壳螃蟹,信心十足地来到了自己的料理区域。

    此时大屏幕上也适时地给了他和螃蟹们一个特写。

    “奇怪,这个付越怎么尽是挑一些小螃蟹啊!”司徒允儿不解地说道。

    “这些螃蟹都是江南特有的大闸蟹。所以体型比起一般的螃蟹确实小了很多。而且这家伙挑的也是大闸蟹里面的小个子。”

    “这么小的螃蟹,他料理起来岂不是很麻烦。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这是他对自己的刀工有足够的信心。”石十四道,“到他那种程度,食材的大小已经没有任何区别了。”

    “双双姐碰到这样的敌手,运气实在是太差了。”此刻司徒允儿也是为尔双双着实捏了把汗。

    “放心,我看双双姑娘应该有自己的想法。”陈实注视着料理区的尔双双。

    此时尔双双已经将那只小羊羔放在了案板之上,随时准备下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