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六百〇六章 大水冲了龙王庙免费阅读

第六百〇六章 大水冲了龙王庙
    转载请注明出处:..>..

    “好了,好了。这老杜不了解我们公司的运作情况,不知者无罪。”司徒允儿倒是显得十分大度。

    “允儿,十四和双双他们情况怎么样了?”王木问道。

    “这个嘛,实际上我也不知道。”

    “怎么会?”

    “他们进入十八层以后,我就没有办法联络到他们了。”司徒允儿叹了口气。

    “那如果他们遇到危险怎么办?”松本源担心地问道。

    “那倒不要紧。十四哥和双双姐弟战力不用担心。那些数字佣兵团可奈何不了他们。”司徒允儿道,“况且还有木队长,林翘姐姐他们呢!”

    “话虽如此,但是我总觉得有些不妥。”王木沉吟道。

    “难道你怕他们赢不了‘数独佣兵团’?”

    “佣兵团我倒是不担心。三个五星渡尘者级的人出马,够他们喝一壶了。”王木道,“我担心的是幕后的黑手。”

    “没错,暗处的敌人永远是最危险的。这一次他能够调集‘数独佣兵团’这么多人,他的目的肯定不会简单。”陈实也是分析道,“甚至我怀疑,这幕后黑手的实力并不会比‘数独佣兵团’差到哪里去。”

    “陈老板,你担心这家伙还有其他底牌吗?”王木沉吟道。

    “我也是有这样一种感觉而已。”看到现场气氛越发凝重,陈实也是连忙开解道,“我相信,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石小哥他们一定会克服的。”

    “那就借你吉言了。”

    就在此时,只见远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糟了,难道是数字佣兵团增援的人吗?”杜仲紧张得说道。

    “现在怎么办?”松本源问道。

    “无论如何,我们要保证这些人员的安全。”王木毫不犹豫地说道。

    “但是就凭我们现在这些人吗?”

    “放心,只要我们‘隔世缘’有一个人在,一定不会让你们受到伤害的。”王木豪气冲天地说道。

    “不愧是王老板,关键时刻竟然还这么镇定。”杜仲也是忍不住称赞道。

    “所以......”王木脸色微变,对身边的司徒允儿道,“允儿,你快点拿个主意啊!”

    其余三人听了,差点厥倒。

    “老王,你这人真是靠不住。闹了半天,还是指望我啊!”司徒允儿道,“你难道叫我一个未成年人和他们战斗吗?”

    “那你总不见得我一个中老年人去和他们拼命啊!”王木哭丧着脸道,“那些可都是凶神恶煞的雇佣兵啊!我一个人打得过他们吗?”

    “你总归比我抗揍一点吧!”

    “切,你的剑术修为不是堪比十四啊!”

    “那是上辈子了。而且我也是学了个半吊子。真刀真枪干起来,我怎么是别人的对手?我这辈子,可是热衷于知识的海洋好不好。”

    “你终于承认自己是半吊子了。真是难得啊!”

    “老王,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司徒允儿瞪了王木一眼。

    “好了,好了。这次我来上吧!”看到两个争执的活宝,杜仲也是长叹一声。

    紧接着他摆出了一个战斗的姿势,说道:“也罢,这次就让我给大家做先锋的。”

    “这可是你说的哦!”王木和司徒允儿异口同声地说道。

    杜仲听了这两个家伙的话,差点没有背过气去。

    不过此刻他也无暇在顾忌这种事情了,因为那脚步声越来越急促,危险似乎也临近了。

    会场的大门被人用力踢开,也是把在场的几个人吓了一跳。

    不过倒是并没有那“数字佣兵团”的人出现,原来是尔双双背着林翘,后面跟着一群悔过堂的人。

    “双双姐,你这是做什么啊!”司徒允儿也是看得目瞪口呆,“果然是魅力无限,竟然有一大堆人追你。”

    司徒允儿三步并作两步,也是闪到了众人面前。

    “老王,接着林警官。”尔双双说着也是把林翘给丢了过去。

    王木连忙伸出双手,然后被林翘猛得一砸,成为了人肉沙袋。

    “好了,接下来我可以腾出手来对付这些匪徒了。”尔双双转过身,也是拿出了“寒天刃”。

    而此刻法御带着“悔过堂”的人也是冲了过来。

    “你这个可恶的女人,伤了我们云兄弟,大家可千万不要放过他啊!”法御大声嚷道。

    法御说着,只见呜啦啦,一群悔过堂的人将众人团团围住。

    “你们想做什么?”杜仲见状,也是拉着松本源顶在了最前面。

    松本源自然是千百个不愿意,但是这种情况下,他也只能硬着头皮面对那些“悔过堂”的莽汉了。

    不过看到此二人出现,法御也是举起手,示意同伴们少安毋躁。

    于是就演变成了两个人和一群人的对峙。

    “双双姐,你什么时候招惹这帮子人了?”司徒允儿奇怪道。

    “我怎么知道。”尔双双没好气地说道,“前面我背着林翘从地下十八层出来,正好碰到一个倒在地上不认识的家伙。我看他不像数字军团,也顺便将他也带过来了。”

    “这不是很好吗?助人为乐。”

    “好什么好?这不走到十七层的时候就碰到这群宝货。他们说那个昏迷的男人是他们的兄弟,认定是我伤了他。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冲过来了。”

    “还有这种事情。看来这年头好人不能做。你这和扶摔倒的老太太是一样的啊!”

    “切,我怎么知道。再者说了,老太太也不会讹到我头上啊!”尔双双无奈地说道。

    而就在此时,“悔过堂”也是群情激愤。

    “你们两个快点给我让开,如果你们再护着这个女人,就是和我们悔过堂过不去!”

    “各位,我想这里面是不是有点误会啊!”陈实见状也是连忙走到了众人面前。

    不过就算是陈实出现,他们也不怎么买账。

    “你又是谁啊!过来冲什么大头?”

    “如果敢管闲事,我们可是连你一起打啊!”

    “你们敢打我师傅,小心我和你们拼命!”杜仲也是涨红了脸冲着那些人大叫。

    法御见状,也是上前一步,隔在争执地双方当中。

    “三位先生,你们到底和这姑娘有什么关系?我劝你们可不要擅自为她出头,要知道伤害了我们‘悔过堂’的兄弟,我们可不会善罢甘休的。”法御大声道。

    “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被林翘压在身下的王木突然幽幽道。

    “这个声音是难道是王老板吗?”法御也是大惊。

    “这好像是法堂主的声音啊!”王木也是大声说道。

    此时司徒允儿也是走过来,帮忙将林翘扶到了一边。

    王木站起身,这才看清了“悔过堂”的人。

    “还真的是王老板啊!”法御有些吃惊地说道。

    “老王,这些人你认识?”尔双双诧异地看着王木。

    “认识,认识好多年了。”王木说道。

    “王老板,听这个口气这位姑娘你也认识?”法御等人也是面面相觑。

    “那是当然咯。这位双双姑娘就是我们公司的骨干员工。”王木认真地说道。

    “什么?”“悔过堂”方面也是大惊。

    一时间法御等人也是不知所措。

    不过法御很快也是恢复了平静。

    他义正言辞地对王木说道:“王老板,虽然我们彼此认识。但是你的员工将我们兄弟打成了重伤,这件事情我们可不会善罢甘休。你们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

    “什么说法?我好心救人,你们这群不开眼的还倒打一耙?真当我好欺负吗?”尔双双忍不住骂道。

    “好了,你们几个都少说一句了。”王木也是连忙劝道,“我看这件事情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我看我们之间有误会。”

    “有什么误会啊!我们大家可是亲眼看见这个女的拿金针扎我们云大哥的。”几个“悔过堂”的人七嘴八舌地说道。

    “你们误会了,这双双姐那是用金针封住那人的穴位,防止他失血过多。”司徒允儿解释道。

    “和他们废什么话?”尔双双不屑地说道,“不相信的话,顶多打一场。我还怕了这群人不成?”

    “双双别闹,事情没有弄清楚呢!”王木连忙道,“我看是法堂主他们误会了。”

    “误会?我们云兄弟现在还不省人事呢?王老板,本来我们‘悔过堂’十分敬重你的。但是没想到遇到这显而易见的事情,竟然还是帮亲不帮理啊!”法御忍不住说道。

    “法堂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王木脸色突然一边,一种可怕的威势顿时震慑全场,“我们双双平常虽然冷傲,不近人情。但是她绝不可能无故伤人。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你们就开始诋毁她。小心我王某人和你们翻脸啊!”

    “王老板,你.......”法御也没有想到这王木竟然这么强硬。

    不要说,这次王木的态度就连尔双双和司徒允儿也没有想到。

    正在这时,只听得背后传来了荀阳的声音。

    “法堂主,法堂主!”荀阳带着一群人,匆匆赶了过来。

    而荀阳的身后,几个“悔过堂”的人抬着担架跑了过来。而担架上赫然是已经清醒的云中武。

    “云兄弟,你醒了啊!”法御看到云中武转危为安,也是高兴不已。

    “法堂主,不好意思,让您担心了。”云中武抱歉道。

    “好了,你这家伙总算没事了。”尔双双看了看云中武,冷冷地说道。

    “算你运气好,我家云兄弟没事。否则的话,我们非追究你的责任不可。”法御白了尔双双一眼。

    “法堂主,你在说什么呢?”一旁的荀阳大惑不解,“你是不是误会这位姑娘了?”

    “误会?”

    “法堂主,你不会以为是她伤了我吧?”云中武也是一阵惶恐。

    “难道不是吗?”法御脸色一变。

    “这阿武非但不是这位姑娘伤的。而且如果没有这位姑娘及时的金针止血,阿武现在就算是不死,也会变成废人的。”荀阳解释道。

    “什么?”法御也是涨红了脸,一时之间也不敢再看王木和尔双双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