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电子书网提供颜左关七 《十世渡尘者》 第六百一十一章 大摆却月阵,内容摘要:石十四也是一马当年,在众人的掩护下,一记霸王枪又是解决掉了一个实验体只见越来越多的实验体开始冲击“却月阵”,“悔过堂”的战士们也是有些力不从心了那些实验体毫无阻拦地冲向了中军,眼看就要将荀阳等人杀戮殆尽

第六百一十一章 大摆却月阵
    这些数字战士早已油尽灯枯,都是靠一股战意撑着的。

    而现在看到刚刚打退的强敌,重新出现,换作是谁都要精神崩溃的。

    “这可怎么打啊!”那些数字战士也是一阵哀嚎。

    对战之时,紧绷的神经一松,立刻就可以一篑千里。

    而这种情况也是在数字战士身上印证了。

    不等新的实验体从牢笼里面走出来,那些数字战士就因为松懈,直接被原来到实验体冲散了阵型。

    “大家不要乱!”no.1见状也是召集的大喊。

    不过也是于事无补,眼看这些人就要被实验体给打得一败涂地了。

    石十四眼见这种情况,当然不能坐视不理。他手持霸王枪,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

    一记“破釜沉舟”瞬间将一个实验体给捅了个透心凉,终于解了幸存的数字战士的危难。

    可谁知石十四这次援助,却让自己陷入了过来增援的实验体的包围圈。

    几个实验体组成了一个铁三角,巨大的拳头毫不气地朝着石十四砸了过来。

    石十四见状,不慌不忙。

    右手霸王枪将一个实验体给甩飞了出去,左手的长剑猛地一斩也是将另一个实验体给逼退。

    但是剩余的一个实验体,悄无声息地从他背后袭来。

    “不好!”石十四脑后长眼,也是预感到了那实验体的动向。

    只可惜久战的石十四体力也是消耗过大,也是到了瓶颈时刻。这实验体的这一次攻击也是再也避不开了。

    实验体的拳头也是毫不气地砸下来,眼看石十四就要遭受重创。

    就在这时,一道寒芒射来,那实验体发出一声嚎叫,也是应声倒下。

    石十四回头一看,只见尔双双带着“悔过堂”的人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双双,你们终于来了啊!”石十四颇为欣慰地说道。

    “不好意思,要不是这群半拉人,也不会耽搁这么长时间。”尔双双一边说着,一边又朝着身后的荀阳等人瞪了一眼。

    “好了,双双姑娘,你就不用揪着我们的小辫子不放了。”荀阳也是连忙说道。

    “放也可以,这群丧尸就交给你们来搞定好了。”尔双双说完,回身又是一记暗器射出,再次撂倒了一个实验体。

    “放心,这些无智的家伙,我们还没有放在眼里呢!”荀阳显得十分自信,“大家都稍事休息,这群丧尸交给我们‘悔过堂’搞定。”

    “你们能行吗?”这一回就连no.1都有些怀疑了。

    “呵呵,不要小看我们好不好。虽然我们单人的战斗力比不上你们佣兵团,但是对付这些丧尸,我们可是很有办法。”荀阳微微一笑,“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们‘悔过堂’的战法。弟兄们,列阵!”

    “是!”

    说完,“悔过堂”的众人也是迅速行动了起来。

    只见那荀阳和法御处于中央位置,而其他的“悔过堂”的人手拿盾牌,组成了一个拱形,将众人护在了身后。

    那些实验体看到这样一幕,也是觉得有些新奇,纷纷驻足原地,并没有进一步的动向。这也是给荀阳布阵留出了时间。

    “这是什么阵型?”no.1看到如此阵法,也是有些疑惑,“你这家伙难道想凭借这血肉之躯,和那些恐怖的实验体抗衡吗?”

    “不要小看了我的阵法。”荀阳淡定地说道,“马上就让你看看我们‘悔过堂’的厉害。”

    荀阳话音刚落,只见先头部队也是点燃了火把。

    而那些实验体一见那些火把,眼睛里似乎充满恐惧。

    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实验体,此刻显得畏畏缩缩,不敢向前。

    “这是怎么回事?”众人也是大吃一惊。

    “这些实验体失去了心智,现在他们就和野兽无异。而野兽最怕的就是火,这是镌刻在他的原始基因之中的。所以现在他们暂时不敢贸然进攻。”石十四猜测道。

    “原来如此,早知道刚才我们就用火攻了。”木于子说道。

    “这些家伙可是比猛兽厉害多了。现在只是权宜之计,估计过一会儿他们就会强行攻击了。”荀阳说道。

    果不其然,一个实验体终于按耐不住,不顾一切地朝着“悔过堂”冲了过去。

    那个大汉来势汹汹,冲锋的威势丝毫不亚于那恐怖的强骑兵。

    “这些人怎么可能挡得住?”no.1十分不屑地说道。

    但是出乎他的意料,凭着血肉之躯,那“悔过堂”竟然成功挡住了那个冲锋的实验体。

    只见几个“悔过堂”的弟子组成了盾牌之阵,前赴后继,相互配合竟然真的挡住了这个鲁莽的实验体。

    实验体在阵中左突右撞,竟然无法突破对手的防御。

    那边的“悔过堂”弟子,面对非人类的实验体,也是避重就轻。通过阵型的转变和相互配合,竟然挡住了实验体的冲击。

    “这怎么可能呢?你们是怎么做到的。”这下那no.1也是大为惊异。

    “这些实验体虽然厉害,怎么也比不过千军万马吧?”法御淡定地说道,“要知道我们这阵法,就算敌人的骑兵有数万人,都能够抵挡得住。”

    “等等!”此时石十四似乎看出了阵法的门道,“这莫不是只在华夏历史上出现过一次的‘却月阵’吧!”

    “石小哥,果然是好眼力。没想到连这刘裕创造的‘却月阵’你也是认识?”荀阳忍不住夸奖道。

    “我只是在军事课上面听到过。当年这宋武帝就是凭借着,神乎其技的‘却月阵’,实现了以少胜多,以步兵克骑兵的经典战例。但是在漫漫历史长河中,这个‘却月阵’如同惊鸿一瞥,之后就再也没有将军运用过了。甚至被世人认为,已经失传了。”

    “实际上这‘却月阵’被一直流传下来。可能到了现代战争的时候,才失传了。”荀阳说道,“至少在我们大唐的时候,这种阵法依然有所记载。”

    “但是我并没有听到大唐有使用‘却月阵’的记录啊!”

    “那是因为‘却月阵’本身存在极大的弱点。就如同诸葛孔明的空城计,只能使用一次。第二次,只要对面的统帅能够稍微有点军事常识,就能够破解。”荀阳解释道。

    “‘却月阵’的弱点,我明白了。”no.1点头道,“这个阵型对于纵身的防御要求极高。而且这阵法简直像韩信的‘背水阵’。一旦有敌军从背后包抄,根本无从防御。”

    “就是这个道理。所以这‘却月阵’才被华夏的名将们封印了起来。”荀阳说道,“但是这阵法,却十分适合今日的场景。”

    “没错,这些如同无头苍蝇般的实验体,没有统一的智慧。就算是战斗力再强,也不会想到攻击‘却月阵’的弱点。”木于子点点头。

    此时又有几个不明就里实验体,也是冲入了“却月阵”中。

    虽然一开始他们确实打开了一个缺口。

    但是在前赴后继的“悔过堂”的战士分割包围后,如同泥牛入海,失去了刚才的威势。

    “怪不得我当年没有办法征服汉人的土地,如此杰出的阵法,只有那些名将操演,我们根本不可能战胜。”no.1也是长叹一声。

    眼看荀阳的“悔过堂”已经控制住了场面,众人也是松了口气。

    但是很快,战场又发生了变化。

    只见越来越多的实验体开始冲击“却月阵”,“悔过堂”的战士们也是有些力不从心了。

    看到这样一幕,荀阳也不得不求助道:“石小哥,我们这里的人手实在是不够。这些实验体的冲击力太强了,我们需要......”

    “明白!也不能光靠你们,我们也必须要出一把力。”石十四当然明白荀阳的想法,他转过头对no.1说道,“no.1,虽然之前我们拼得你死我活,但是生死关头,我希望我们能够摒弃前嫌,吴越同舟。”

    “石十四,我明白你的意思。而且我们本来也没有太多的仇恨。你要我做什么,你就直说吧!”no.1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我希望,你将佣兵团的指挥权,暂时交给我。”

    “什么?你竟然要佣兵团的指挥权?”no.1也是一惊,不过足智多谋的他也是瞬间明白了石十四的意图,“我明白了。身受重伤的我,确实也没有办法带领弟兄们冲杀了。既然合作,我也必须信任你们。”

    no.1说完,也是转身对着“数独佣兵团”的战士们说道:“各位兄弟,接下来你们所有人必须听从石十四的命令。一旦违反,按照佣兵团条例处罚,明白了吗?”

    “是的,老大!”佣兵团们也是异口同声地说道。

    石十四接过佣兵团的指挥权,也是立刻组织了起来。

    他将佣兵团的战士分为三队。

    尔双双领着左翼,木于子统领右翼,石十四坐镇中军。分派完后,三人带领各自的援军加入了荀阳的“却月阵”。

    有了生力军的加入,无论是“悔过堂”一方,还是数字战士一方,在精神上也是受到了很大的鼓舞。

    刚刚与实验体作战出现的颓势,也是瞬间被逆转了。

    那些实验体,也是被一个个战团分割包围。

    石十四也是一马当年,在众人的掩护下,一记霸王枪又是解决掉了一个实验体。

    而尔双双、木于子所带领团队纷纷各显神通,将一个个的实验体挑落。

    不过,当其余的实验体看到自己的同伴倒地,也终于激起了他们的愤怒。

    最后的实验体全部聚集到了一起,也是发疯似地朝着石十四的等人发起了猛烈的冲锋。看上去一场惨烈的战斗在所难免。

    可就在这时,中央坐镇的荀阳大喝一声。

    “兄弟们,撤阵!”

    听到命令的战士们,在一瞬间竟然往两边一闪,将中军完全暴露在了实验体的冲击之下。

    “这是要做什么啊!”后面观战的no.1也是吓了一大跳。

    那些实验体毫无阻拦地冲向了中军,眼看就要将荀阳等人杀戮殆尽。

    可谁知,实验体冲刺到了一半,突然地面一个下沉,这些实验体瞬间没入了地下。

    转载请注明出处:..>..